诸侯快讯足球比分|最快足球比分網

金華新聞網首頁

/
首頁 > 民生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武義“泥壺吳”傳承170年老手藝

2019-12-31 16:48:01

來源: 金華日報

作者: 汪蕾 應佳麗

  金華新聞客戶端12月31日消息  記者 汪蕾 報道組 應佳麗 文/攝

  圍著深藍色長圍裙,褲腳上還沾著黃泥巴……眼前這個男人就是有著“泥壺吳”稱號的武義泥茶壺第五代傳人吳萬能。他坐在板凳上,拿著修坯刀仔細修整茶杯蓋的形狀。

  “以前的泥制品都很簡單,現在客戶要求高了,要做得更精致。”吳萬能笑著說道,手中的修動作依舊嫻熟,泥屑快速地滑落在拉機邊緣。“拉坯的時候,雙手用力一定要均勻,不然就容易變歪,甚至塌掉。”看吳萬能制作泥茶壺是一種享受,揉一團泥,放在一個圓盤上,飛速旋轉圓盤,雙手細微地對泥團拉,用簡單的工具對壺蓋進行加工,一批大小規格相同的壺蓋從他手中誕生。

  上世紀90年代,家家戶戶都備有一把通體黑色的陶器——泥茶壺,天熱時從壺里倒出一碗,一飲而盡,比裝在其他容器里的涼開水更能降溫解渴。當時代變遷,古老而又樸實耐用的泥茶壺退出歷史舞臺,很多制作泥茶壺的手藝人紛紛改行,用來燒壺的土窯也漸漸消失。55歲的武義縣王宅鎮孫里塢村伍仙亭自然村村民吳萬能39年來卻一直堅持燒造,并為這個傳統的手工藝賦予了新內涵。

  從玩泥巴到做泥壺

  吳萬能做泥茶壺的手藝是祖傳的,伍仙亭吳氏一族原是湖北大冶縣人,清朝時遷來伍仙亭,至吳萬能已傳至五代。五六歲時,吳萬能就跟在父親身邊看他做壺,泥巴堆就是他的“游樂場”。“天天看,天天玩,自然而然就學起來了。”他對制作泥壺有著獨特的感情,泥巴到了他手里也格外聽話,變成各種形狀。別家孩子在外面做游戲的年紀,他就已經耳濡目染學會了做茶壺的手藝,十幾歲就開始獨立做壺。

  吳家兄弟姐妹八人,吳萬能是最小的一個。兄弟幾個都會做泥茶壺,到了后來,泥壺生意不好,哥哥們紛紛退場,只有吳萬能堅持了下來。“我們是第五代傳人,從祖輩到現在都一直傳承,我還想讓它傳承下去。”在父親快要隱退時,高中畢業的吳萬能便自然地接過了父親手上的這把壺。

  改革開放后,來武義的外地游客逐漸增多,他們經常驅車路過村口。只有16歲的吳萬能看到了商機,在自家門前公路邊擺了個專賣泥茶壺的小攤,用大小泥壺當實物廣告,讓游客選購評說。“現在不用拉出去賣,他們都上門來買,生意還挺不錯。”

  小茶壺有大門道

  一只小小的泥茶壺,看似樸素無華,卻要經歷選土、淘泥、制培、干燥、修胚、焙燒等工序,每一道工序的背后,除了祖輩的經驗積累,更離不開師傅的一手好技藝與對工藝的用心理解。

  “別看這普通泥壺粗陋,單是制壺的黃泥就不簡單。這黃泥選取自我們村水庫底泥,每年年底,水庫放水時我們才能去挖。挖出的黃泥也不能立即使用,要經過幾年風吹日曬雨淋的沉淀之后才能用來制壺,這樣的土比較有韌勁,土窯燒制的時候不易裂,可以提高制壺的成功率。”

  做泥茶壺既沒模具,也不用工具,全憑匠人手感。泥土在拉機上拉成圓,壺身半干時,再把做好的嘴和柄裝上去。完整成形后的泥壺要放到太陽底下,曬到全干才可以放到窯里燒,吳萬能現在燒泥壺的窯是高曾祖留下來的,至今已有170年的歷史。燒窯也有講究,用柴火燒連續燒制20多個小時,掌握窯內的溫度就尤為重要,基本溫度要保持在1000℃左右。過低燒不透,過高壺又容易開裂。“雖然我做了一輩子手藝,但茶壺破損還是不可避免,一窯燒出來有70%完好就已經很不錯了,往往一窯只能燒出六七只精品。”

  最讓吳萬能慶幸的是,與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同,泥壺不僅是工藝品,也是普通人家的生活用品。因為壺身遍布無數肉眼看不到的細孔,與外界相通,滾燙的水倒進去,不出一會兒也能變得涼爽可口,泥壺也因此被稱為“會呼吸的壺”,“降溫好手”在夏天尤為暢銷,也因此在市場中逆勢突圍。

  為了讓泥壺登上大雅之堂,接手父親的事業后,吳萬能便開始探索新路子。

  他根據客戶需求和現代審美觀念,在傳承祖上泥茶壺制作技藝的同時大膽創新,以傳統工藝對泥壺外型進行改進,融入紫砂壺、陶瓷壺、玻璃壺的許多時尚、文化元素。他還根據市場需要,打破多年來單一做泥茶壺的傳統,試著把做泥茶壺的泥塊做成筷筒、酒壺、茶杯,甚至花盆、炭燒爐等。這些樸實又精制的泥制器具,常令游客愛不釋手。

  “他們看到這種壺都覺得比較新奇,有些用到過的人會過來買一個帶回去。”根據品質不同,泥茶壺價格從35元到一兩百元不等,最高的賣到過近千元,吳萬能基本上每天都能賣出七八只甚至更多。近些年,在文旅部門的扶持下,吳萬能純手工制做的各式泥茶壺品牌越叫越響亮,產品不僅被銷往全國給地,還被客戶帶進新加坡、印尼、泰國、韓國、日本等10多個國家的華人家庭。

  希望更多人接過這把壺

  “一個人是做不了的,肯定要有幫手。”在教會了妻子制作泥茶壺后,吳萬能夫婦成為“黃金搭檔”。為傳承祖上傳下的這把泥壺,吳萬能還把手藝傳給了兒子和侄子,他欣慰地說,這門手藝總算是后繼有人了。

  如今,這土頭土腦的泥壺被評為了金華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也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這門流傳已久的古老技藝。節假日里,也會有很多家長聯系吳萬能,幾戶人家一起帶著孩子來體驗泥茶壺的制作,學校也紛紛邀請他走進學校教孩子們做茶壺……

  吳萬能說,他希望能有更多人跟著學,但興趣的培養不是一蹴而就的,現在真正想來學的人不多,大部分人都是體驗了就走。“一個是沒時間,也沒有耐心,做壺需要靜心,一天坐在那里就是摸那些泥巴,做來做去就是做那個壺。”

  因為鐘情于這門手藝,吳萬能孜孜不倦地堅守,這把泥茶壺在他心里的地位無可取代。“我們做手藝的人,既然做了就要愛好于它。”泥土芬芳,茶壺情深,吳萬能年復一年塑造的無數個茶壺里,都裝著他滿腔的熱情和執著。吳萬能說,只要別人需要,自己就會一直做下去,要把這門手藝傳給更多人。

诸侯快讯足球比分 北京pk10开奖官网 爱趣读赚钱是真的吗 海南环岛赛的服务摩托车队 沙滩排球比分直播网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300 vr三分彩官网 网易足彩 手游棋牌 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表 黑龙江11选5正好